话说大沙河发源于天母山,一路向东蜿蜒崎岖碧波千里。在流经沙河镇时却转了一个90度的大湾向北注入了鄱阳湖,留下一片广大的平原。古时候的大沙河,是从沙河镇中穿过直接汇入20里外的弥陀江,然后再随江水汇入大海的。

  后来人们在这里修建堤坝使得河水改道,河滩变良田才有了今日模样。这一日,沙河镇的富贵酒楼来了两位道士,一大一小。大的估计能有三十多岁,小的可能只有十七八。一身干净道袍,瞅着十分顺眼。

  

 

  他们直接来到二楼雅座,叫上几个小菜,闲聊起来。师弟,这么大的太阳,哪有一点下雨的样子,估计我们这次是白跑一趟中年道士看着窗外的街道,语气有些失望。师兄,你降妖除魔的本领虽强,但这观气望势的本领却是不行,今夜子时之前必降大雨那小道士自信满满的说。这两位道士小的姓冯大的姓吕,是一对师兄弟。却不知今日到这沙河镇所为何事。

  这时突然楼下传来了打闹声,小道士生性好动变非要拉着师兄下去看看。原来是楼下的卖艺的少女,不小心将酒水洒在了一个食客身上,这食客是个无赖非要这少女陪他一晚。少女苦苦哀求也于事无补,无赖将一把腰刀放在桌子上,围观的食客见了都不敢上前。无赖一脸猥琐的笑容向着少女靠近,忽的一椆木枪杆凌空飞来,撞在那无赖胸口上,把无赖撞的连退三步,又弹起落入一大汉手中。

  

  无赖受这一下,知道遇到高手,连句狠话都没敢说拿起自己的东西就往外跑,那汉子也不愿多事,扶起受伤的姑娘结账离开。傍晚时分阴沉的天空就落下雨点,雨越下越大,到了午夜就如天漏了一般!县老爷赶快安排衙役挨家挨户召集人手到大沙河抗洪。因为关系到自家安全,老百姓都很尽力。天蒙蒙亮时勉强将堤岸加固完毕,众人松了一口气,都坐在堤岸上休息。

  此时眼尖的百姓看到大沙河中一条白线直奔堤岸而来!不好,走蛟了!这走蛟竟想越过堤岸从弥陀江入海!它若成功可省去千里奔波,这一镇百姓就要家破人亡了。大蛇接近堤岸之时,有一人如大鸟一般高高跃起,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这一跃竟然有一丈多高,他中银光一闪,借着这一跃之势,将手中长枪刺入了巨蛇的头颅。

  这巨蛇吃痛不停在水中翻滚,力道却是越来越弱,在场百姓无不欢呼雀跃,只有在一旁的中年道士面无表情。他师弟见了很是不解:如今恶蛟已除,师兄还在担心什么?如今天地灵气渐失,再过百年天下众蛟再无成龙的可能。恐怕谁都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机会那中年道士的目光,一直盯着漆黑的大沙河水。

  

 

  

  他话音未落,就见远处河水两分,又有两条大蛇向着这堤岸而来,这两条巨蛇头上有角,比刚刚那条大了一倍有余,刚刚用枪的汉子一击耗尽全部气力,短时间内动弹不得。

  就在两条巨蛇接近堤岸之时,那中年道士舞动起符剑来,步罡踏斗,口中念念有词如舞蹈一般:天雷隐隐撞金锺,神雷威烈摧帡蒙。龙雷震动地火红,烧尽邪魔无尘踪。急急如律令!这令字还未念完,手中符剑就迎风而起,直冲云霄!紧接着两道紫雷随那符剑而下,两条巨蛇想躲却已经晚了,被劈个正着!

  天雷过后,两条巨蛇变得一身焦黑,而眼睛处只剩下两个空洞。中年道士见一击功成松了一口气!平静的水面,忽然掀起巨浪,一时间狂风大作,吹的安上百姓都东倒西歪,中年道士心中一沉知道自己中计了。一头庞然巨物从水中探起身来,它头上有角,身上附着漆黑的鳞片,青色的眼睛,露出皎洁的目光。哈哈!哈!如今你还剩几分功力?中年男子的笑声如雷鸣一般,在空中响起。谁都没想到这巨蛟已经能口吐人言!中年道士知道今日决难幸免,给师弟使了个眼色让他快走。手中悄悄的捏住了一块玉佩。

  

  不等巨蛟反应过来,中年道士重新运起引雷术。没想道他这次通过玉佩竟引下九道天雷。这巨蛟在雷声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。九道天雷过后,这巨蛟一身鳞片竟然由黑化金,生出四只龙爪,可惜只剩一直独眼,发出仇恨的目光!众人万万没想道到,阴差阳错的让它度过雷劫,竟然化蛟为龙!

  那小道士看他盯着师兄不放,连忙挡在昏死的师兄身前道:如今你已经身俱龙气,如果再造杀业,必遭天诛!他伤我一目,我取他性命,这是天道循环,因果报应!巨龙怒气未消,直接腾空而起,奔着这中年道士而来。就将我这天眼和慧眼赔与你吧小道士见阻它不住,直接将自己双眼剜出,抛向巨龙。

  那巨龙虽然心有不甘,但是此事因果已了,如再相逼恐怕天理难容,只得驾云而去。天边晨光微露,下了一夜的大雨也渐渐停息,奔涌的大沙河旁,只剩下一位盲眼的小道士守着他生死未知的师兄。